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新闻详情
 

私营羽毛球馆2个月不开业但不做亏损更多

2020-04-27 17:17:23 来源:明游棋牌-夺宝棋牌官网-9酷棋牌游戏-汇博棋牌下载 浏览次数 46

  新冠肺炎导致世界经济出现了一次震颤性休克。而在这停摆的世界中,体育文化行业受到的冲击首当其冲。我们的这组文章瞄准的,是一些小公司和小人物。他们肯定不能和80亿的中超、或者几百万、上千万年薪的职业运动员相提并论。但他们是中国体育市场的一部分,新冠肺炎对他们来说,是一场堪比海啸的打击。

  疫情的到来,让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,体育迷安居在家,羽毛球馆关闭,尘埃在绿色片场区域上空仿佛静止了。

  今年3月开始,国内疫情有所缓解,体育馆陆续开放,体育迷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场馆中。

  除了学校配套的羽毛球场馆还未开放,截止至目前,上海公共场所的羽毛球场地与私营羽毛球馆已经复工。虽然目前各个场馆对每片场地的人数还设有限制,但羽毛球爱好者的热情没有受到影响。羽毛球爱好者中甚至出现了“报复性”锻炼的情况。私营羽毛球场馆在周末更是会出现爆满的现象。

  疫情的到来,让各行各业难以避免的受到了影响,羽毛球场馆运营能够幸免?新浪体育采访了专营羽毛球培训机构的姜老师,他坦言自己也陷入了疫情所致“亏损”的泥淖。

  这些年,羽毛球成为了百姓主要锻炼的项目之一,上海市各个区县的羽毛球场馆数不胜数,基本上分成三种类型的场馆。其一便是学校配套的羽毛球场馆,如上海体育学院综合体育馆,这个体育馆可以供学校师生使用,也会对外开放。

  像上海体育学院综合馆这种类型的场馆在上海占多数,几乎每一所大学都有配套的羽毛球场馆,很大一部分学院也会对外开放。这段时间,因为疫情,各所学校没有开学,体育馆肯定也不会开业,但因为体育馆属于学校所有,因此不会涉及亏损。

  另一种是公共体育馆。今年3月,经过上海市体育局官方发布信息,上海各个公共场所陆续开放。事实上,上海各个公共体育馆的数量并不多。姜老师介绍到,“因为这是大型体育馆,每个区县大概也就1、2个场馆。”面对疫情,公共场所受到的影响与学下配套体育馆情况相差不多,基本也不会遭遇亏损的问题。

  学校体育馆不开放,公共体育场馆数量有限,因此,私营羽毛球馆成为了疫情后羽毛球爱好者切磋的主要场所。

  但受到疫情影响最大的也是私营体育馆。私营体育馆与前两个场馆性质不同,它更多地与“盈利”与“亏损”挂钩。在此前疫情较为严重时,私营体育馆只能关门,没有任何收入的体育馆老板却需要支付租赁场地和工作人员的工资。待到3月,各个私营体育馆开始申请复工,得到批准后才能开门。据一位体育教练透露,一些私营体育馆所处地方非市区,因此开放时间早于公共体育馆。

  因与各个私营体育馆都有合作,姜老师对私营体育馆的运营情况较为了解,“现在球馆重新开门了。很多家长不放心孩子去体育馆打球,但很多成年人,更多的是羽毛球爱好者,他们打球的氛围越来越高,很久没运动,很多人都憋坏了,一些人还出现了报复性锻炼的情况。私营体育馆基本上在工作日晚上和周末是爆满的情况,想抢场地很有可能都抢不到。”

  上海寸土寸金,私营体育馆租赁场地的费用价格不菲。从春节开始算起到3月,私营羽毛球场馆大约停业了2个月的时间。这2个月的时间、没有收入,却要支付固定的金额用做体育场馆的维持,这对私营体育馆的老板算是较大的打击吗?

  姜老师从自己所掌握的信息角度对新浪体育解读道:“是有很大的打击,肯定也有亏损,但到现在我还没听说哪一个私营体育馆倒闭。这2个月球馆处于亏损的状态,但因为球馆前期的装修费用很多,如果现在老板不做了,那么就会亏损得更多。”

  那么,现在私营体育馆的客源爆满情况能否很快地弥补球之前的亏损呢?姜老师回应道:“这2个月亏肯定还是亏的,也并不是一时间能弥补回来的,因为客源人数再反弹,场地片数就在那里,只能租这么多片场地,也不可能涨价。”

  在很多人看来,私营体育馆的盈利依赖租借场地的费用,但姜老师坦言,私营场馆赚钱更多靠的并非这个资金来源,“事实上,私营体育馆的收入更多一部分是靠体育培训赚钱,有的是自己的团队,有的是和其他培训团队合作,而不是靠租借场地的钱。”

  因为上海市至今还没有批准线下培训的开放,因此即便羽毛球场馆开放,但对很多羽毛球培训公司而言,他们完全复工的时间并未到来。

  姜老师介绍到,一般羽毛球培训分三种情况,一种是一对一的私教模式,一种是一对多,另一种就是开班的模式。

  线下培训的禁止令还没有解封的时间点,前几个月没有收入或收入受到影响的个别羽毛球教练,出现了打“擦边球”的现象,“现在一对多和开班上课肯定是不行的,场馆也不允许教练上课,看到几个人并排站着,放着很多球,肯定要来制止的。为了赚钱,很多教练就只能打擦边球,会进行一对一的私教,因为这个时候教练可以扮演陪打的身份,体育馆的工作人员无法完全界定私教的性质。”

  据了解,上海羽毛球业余教学集中在周末,一名曾在大学期间担任羽毛球教练的颜老师透露道:“2个月8个星期,也就是15天的教学空白的损失,每天按2个小时来计算就是30小时。羽毛球教练上课费用不一样,有300元/小时、400元/小时,有的甚至更高的。”

  按照颜老师透露的价格标准,笔者估算一下,对羽毛球教练而言,这次疫情对他们的打击基本是亏损9000元到12000元。

  有需求就有供给。学球的学生较多,羽毛球教练的群体也逐渐扩大。一位在区少体校做教练的黄老师对新浪体育坦言:“其实现在市场上羽毛球教练还是比较杂的,一些教练就是专业运动员退役后做这个职业,另一部分是在大学里学了羽毛球,还有一小部分羽毛球教练是打了多年羽毛球后进入这个行业的。”

  还有一些全职羽毛球教练,他们或供职于体育培训公司,或是“自由职业者”的属性。姜老师就属于这种类型的羽毛球教练。

  “我做这一行有几年的时间了。我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,一方面是我比较喜欢羽毛球,另外我觉得体育培训是一种发展走势,我对体育培训比较有信心。而且这个行业时间相对比较自由,和朝9晚5的工作性质不一样,我更偏向个体户。”

  他所经营的羽毛球培训公司里有几位羽毛球教练,“正常情况下,他们每个月的收入在1万元左右,是底薪加提成组成的。”

  疫情期间,姜老师的培训公司无法正常开业,供职于他公司的教练每个月只能拿到底薪,或者是靠打“擦边球”教课赚到的收入,“大概现在他们一个月的收入是5000元左右。”

  “上海的教练不能上课就待在家里,大不了就是没很多收入,但不用付房租。很多外地的教练比较惨,他们这段时间只能在老家喝西北风,但上海的房租还要照付,有的人暂时去做了网约车的司机。”

  至于姜老师经营的羽毛球培训公司亏损多吗?姜老师并不愿透露详细的数字,“有的培训公司因为不涉及租场地的费用,所以成本比较低,只需要支付教练的工资,亏损也就亏损在这里。”

  这些时日,姜老师一直在关注着上海学校何时开学,在他看来这是他们这个行业能否逐渐恢复“正常”的风向标,“现在上海高三学生是4月27日开学,我猜测大部分学校开学会在5月中旬,这是有盼头的事情,我们在等学生返校。”

  同时,他还关注着一个信息动态,“还有就是何时会允许线下教学,这对我们行业来说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。”

 
明游棋牌-夺宝棋牌官网-9酷棋牌游戏-汇博棋牌下载